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 行业信用
从一“罩”难求到稳定供应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 |  来源:中国经济导报  |  专栏: 行业信用  |  浏览次数:

哄抬口罩价格的商家被罚了。在近日召开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公布了一组数据:1月23日以来,北京市累计查办价格违法案件996件,处罚总金额2500余万元。其中,对一起哄抬口罩价格案作出了罚款300万元的重罚。

自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口罩成为人人争抢的“香饽饽”,疫情初期曾出现一“罩”难求的现象。“过年期间,各大药店口罩都脱销,我只能找英国代购买了30只据说是防护等级最高的FFP3防护口罩,共花了人民币1200元。”不过,赵先生也表示,疫情最严重时,口罩再贵都得买。

由于疫情来得猝不及防,暴发初期我国曾出现口罩市场供需失衡、价格波动较大的现象。尤其是在国外疫情快速蔓延后,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,不少商家瞄准了口罩市场的巨大需求,纷纷上马口罩生产线,一时间,口罩生产厂家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,相关生产厂商复工复产加速,产能不断加大,口罩供应已能稳稳满足市场需求。然而,新发地疫情的反弹让人们购买口罩的心再次绷紧。疫情的一波三折也让口罩生产厂商的心忽上忽下。

记者发现,虽然此次北京新发地疫情杀了个回马枪,但口罩却并未出现紧缺的情况。记者发现,在几个电商平台上,口罩并不缺货,价格也相对此前有所下降,尤其是在“618”电商购物节中,部分一次性医用口罩促销价每只仅为1元出头,这也对口罩生产厂家造成了一定冲击。“我们目前库存太多,已经准备转产了。”山西一家在疫情期间诞生的口罩生产厂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像上述口罩生产厂家这样“半路出家”的商家并不在少数。浙江桐庐凯奇针织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经营生产销售围巾、帽子、手套、针织服装、针织织片等产品的公司。该公司总经理刘根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国外疫情暴发以来,公司针织外贸出口受限,开始转型生产口罩。“目前公司共有10条口罩生产线,生产一次性非医用口罩、一次性医用口罩、儿童口罩以及KN95口罩。”刘根伟介绍,公司从今年3月份开始生产口罩,目前日均产量可达100万只。但北京疫情的反弹对公司产量影响不大。“公司生产的口罩以外贸出口为主,主要销往日本、韩国、美国、西班牙等国家。总体需求趋于稳定。不过,随着国外厂家开始从中国购买口罩生产设备和材料,以及海关方面等影响,目前我们的订单量较5月份减少了约20%~30%。”刘根伟还说,针对北京的疫情,公司正准备与杭州红十字会联系对接捐赠口罩事宜。

广州市东泓氟塑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生产氟塑料、氟橡胶、氟硅橡胶等复合型材料,并集科研、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先导型企业。品牌运营总监赵兴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公司有着十多年新材料研发生产的经验,在今年疫情期间,利用自身优势和现有产品成功研发出新型纳米口罩,为缓解防护物资缺乏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随着疫情趋于常态化,口罩需求随时激增与紧急期过后产能过剩的矛盾可能会长期存在。“疫情发生后,国内口罩生产厂家增加了不少,近两个月口罩产能严重过剩。”赵兴华表示,公司生产的口罩采用新型PTFE纳米滤膜作为口罩滤芯,比普通熔喷布口罩更具有优势,防护性更强、透气性更好、可重复使用。从目前生产及销售情况来看,公司口罩市场需求很大,没有出现明显产能过剩的情况。

对于产能过剩的问题,刘根伟并不担心。“我们是按照预定订单安排生产的,不会因为需求激增而盲目扩大产能。产品质量是企业的生存之本,我们目前已取得医用资质,并被纳入国家商务部企业白名单。桐庐进入白名单的企业仅有3家,全国也就2000多家,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比较优势。”刘根伟自信地说。

另外,赵兴华表示,公司也制定了相关预案。“目前国内外多家医疗连锁单位在与我们洽谈合作,后续我们的产品在国内除了网络销售以外,主要还是通过其他连锁机构进行线下销售。”赵兴华补充说,疫情过后,预计国内外对日常口罩佩戴的需求量仍将较大。公司目前也在根据市场需求以及结合流行元素,迎合年轻人的审美观,在不影响防护效果的情况下,让口罩外观更具可欣赏性。

赵兴华表示,目前口罩上下游供应链较为稳定,基本可以满足生产需要,公司的口罩需求商仍以国外为主。近日北京疫情有所反弹,公司会根据实际情况提升产能。“目前产能充足,如果有必要,公司可以暂停国外订单,全力供给北京等地区,基本能够保障每天30万只口罩的供应量。”赵兴华强调。

中国经济导报 | 2020-06-30